验证通过即登录,未注册手机号将创建木鸟账号

忘记密码?
! 请输入 ×
毕业旅行中的六天缘分
2015/4/27 0:00:00  评论(15)  阅读(51500)  

下飞机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羽绒服。机场传送带将人带物一起抛入陌生的南疆,门口穿着裙子凉鞋的非洲女人,灌涌而入的潮湿空气。机场大巴需要两个小时,广州火车站等待打车的队伍约长一个小时,再打车,十几分钟。到达青年旅舍为时已晚,看到黄黑色的门头,心才落地。这是我在一无所知的广州所感到的第一种亲切。

2.jpg

门口是一条单行的老街,三月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说,尚在冬天,而眼前的郁葱简直令人感动。临行前曾问说,广州是不是要穿凉鞋,小黎回道,穿什么都是可能的啊。进门时疲惫极了,竟然没问前台的女生,是不是网络上对话的小黎。

广州干嘛呢。大概是为了听好听的粤语,尝正宗的叉烧。街边的煲仔饭已经非常美味,而浓苦的凉茶却的确有清火的功效。可一定,不止如此。

“你如果愿意,我可以陪陪你的。”

“祝你成功啊。”

“你要不要吃叉烧?”

“明早我们一起去拐角喝粥。”

“我们要去看展览,加入我们吧。”

“就是聊天嘛。”

“一卡通是方便的。”

“记得喝汤啊。”

对话包围的生活,尤其是在完全陌生的地方,传递的温度于人而言格外重要。碎片组成的墙助你抵挡冷与恐惧。到达哪里还是其次,遇见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1.jpg

Sasha出现的时候我正准备躲在尚无室友的四人房,哭个痛快。泪眼正酣,刚要任性放声,她推门而入。窘迫已不足形容,我用手纸掩面,还不忘起身做个自我的介绍。她回应后认真看我,说,“我陪你吧”。我们有六天的缘分。

两个女孩的毕业旅行到广州是最后一站。都是扬州人,软语格外温柔。吃起来却不含糊,旅舍外的大排档阔大诱人。放肆收网,回房间还不忘问我一声,“要不要吃叉烧”。我们有两晚的缘分。

3.jpg

几次坐在一楼公共区的平台上,跟不知姓名且肤色各异的人闲散聊天,虽英文蹩脚,倒也亲切。借个火机传个快递,投机的干脆搭伙,到公共厨房做顿大餐。过日子般因为短暂,而有了滋味。

屋顶的天台可以洗衣,等的间歇也不下楼。飞机轰鸣而过,在夜晚闪着红色的灯。偶尔有人跑来抽烟,倚着栏杆简直像是电影的片段。

下楼退房时,投影播《出租车司机》,罗伯特·德尼罗表情骄傲又茫然,一脸复杂俯视着眼前的面试官说,Any time any where.

去任何一个地方,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但注意,请选择一条正确的路线。

4.j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