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通过即登录,未注册手机号将创建木鸟账号

忘记密码?
! 请输入 ×
南戴河游记:浪漫的翡翠岛纪行 (转)
2013/7/1 8:30:30  评论(0)  阅读(344)  

一、 序 曲

  7月28日9Pm,老粥、老赵、西风、小小、长工、沁沁、湄湄、湄夫(湄湄的准丈夫)、小蜜蜂、小蜜蜂的室友小梅,还有拖着体温高达摄氏38.6度病躯、被几个活动发起人强行要求列队的笔者,一行11人,开着老赵的新“白达”和老粥的“白奔”,长驱直入京沈高速公路,行程约300公里,到达河北省境内南戴河的“黄金海岸”。 

  海湾的夜空与大海混沌一片,黑沉沉地,看不见丁点渔火,找不到一颗星星;海滩上几乎没有风,潮润的空气中带着浓重的鱼腥味,皮肤上仿佛粘了一层胶,黏糊得让人难受;蚊子多极了,入睡前的帐篷里,纷纷发出噼噼啪啪地人蚊大战之声。 

  风雨欲来。 

  第二天一早,大家从又闷又热的帐篷里爬出来,看到的是灰蒙蒙的海面波澜不惊,不甚干净的海滩,紧挨着海滩搭盖、模样实在不敢恭维、直接污染大海的众多酒店、培训中心、餐馆、小店,窄且拥挤的街道,还有许多贴着地面飞行的蜻蜓。雨一直下不来,气压愈发低,人和蜻蜓一样也郁闷得不行。众人赶紧收拾行装,匆匆吃过早餐,驱车离开这与真正的澳洲布里斯本“黄金海岸”大相径庭的小镇,去湄湄极力推荐的20公里外的翡翠岛。 

  二、翡翠冷浪漫曲

  虽然只相距二十来公里的路程,翡翠岛却另有一番景象,漫长且宽阔的海岸线,海水透明许多,波涛时而起伏,好些海鸥盘旋在海面。这里背靠的是一座几十米高的沙山,除了一座用汽车改装的快餐车、几间铝合金搭建的工作人员办公室和更衣冲凉室、卫生间,再没有别的建筑,游人也不是太多,令人欣慰的是,可以看到几个老年人背着筐子,在海滩上反复巡逻,不厌其烦地捡着各式垃圾,沙滩上干干净净。怪不得这时我似乎有了些感觉,关于海的感觉,这才是笔者自我放逐、掉头离去的大海,这才是笔者梦中常常牵挂的大海!有意思的是,笔者患热伤风发烧两天,吃了不少药,体温仍起起伏伏,由北京出发时,仍是滚烫的皮肤,血红的眼睛,头昏眼花,全身酸疼,吃了几颗退烧药,才勉强上的车。不想一到海边,所有的症状消失无终,病彻底好了。看来,大海没准真是笔者的“念想儿”,我们真的缘分不浅。 

  大家搭好帐篷就跳进海里狂戏起来,海水不凉,太阳又一直藏着未露面,小鱼儿在身边游来游去,好象一把就能把它捞出水。水中的那个爽劲儿,那份快意,除非您在,否则真无法给您描述! 

  游累了,我们就举行男女混合沙滩足球赛,湄湄是全世界最赖的守门员,她横卧在球门正中作美人鱼状,一会儿搔姿弄首,濒抛媚眼,吸引敌方男队员的注意力,一会儿自顾自地用沙子给球门筑起一圈堤坝,敌方射门时,必须是香蕉球,否则没戏,或者看到她的准丈夫进攻时,就一把将他抱住乱啃,再好的进球机会,也是白搭;第二赖皮的是老粥,整个一装甲车水平,经常用他那十分茁壮的身躯连着球一起冲进对方球门数米之远,可怜的守门员这时已被撞成足球状,翻滚到球场外直发呆。更不幸的是,湄湄和老粥编在一队,无疑,他们队所向披靡,天下无敌。呜呼! 

  晚上老赵老粥开车去几公里外的公路边炒回七、八个菜,大多为海鲜,因为这里的海岸礁石少,泥少,海鲜并不肥,自然不甚好吃,所幸是新鲜的,大家摸黑一边吃,一边参加秦皇岛拓展运动训练俱乐部举行的篝火晚会,老粥、小蜜蜂、西风、笔者被拉上去表演了节目,老粥和小蜜蜂声情并茂的英文对唱,西风柔若无骨的太空迪步,一下就把对方镇住了,本来想开擂台的主家,匆匆收场歇菜。我们却玩得很尽兴。 

  终于起风了,我们就在涨潮的岸边安营,头顶上的星星密密麻麻,不由得让我们回想起儿时的夜空和故乡的亲人……海涛规律而轻柔地拍打着沙滩,涛声低沉而柔美,仿佛年轻父亲的催眠曲一般……太美的夜晚!不忍再表。长工、小蜜蜂和小梅不听笔者的多次劝阻,执意要去沙山顶上露营,连平时最乖的长工也一反常态,俨然一付护花使者的派头,带着两位小姐毅然决然地上了沙山。结果小蜜蜂遭蚊子狂袭,第二天用湄湄的话说是,连手指都快肿成哈尔滨红肠了,鉴于她是笔者的忘年交,其他惨状,亦不忍表。 

  天刚发亮,小蜜蜂等人被蚊子亲热得受不了,就跑回大本营开始搔扰我们,那个小蜜蜂,早不是什么小蜜蜂,而是个不折不扣的“蜂后”!与其他两个沙山露营受难者轮流在我们几个帐篷外瞎转悠,在我们耳边狂嗡了几个小时!也不知说完了几辈子的话!搅了我们的清梦,气得大家恨不得把他们几个当早餐生吃了。 

  幸亏清晨如此壮美!碧空如炼如洗,丝丝缕缕白云悠悠地荡漾在天际,一群红唇红爪、全身雪白的海鸥一会儿在海面蜻蜓点水式地找小鱼,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蓝天去迎接太阳,刚刚退潮的大海,波光粼粼,仿佛被谁撒了一把碎碎的白金,整个海面银光闪烁,景象万千!我们坐在湄湄从她们“和睦家”医院带来的两把巨大的太阳伞下、清一色戴着“和睦家”标志的棒球帽(替她们医院做活体广告),边欣赏海景,边做早餐,边玩纸牌游戏,要不是这样分分心,我们会被如此美的景色引发出太多的人生感想,我们这些性情中人,太易伤感。那个清瘦的小梅,笔直地在海边站了许久许久,任海水怎么抚摩她的脚面,痴痴地一动也不动,笔者真担心她由此变成了“望夫石”。 

  只有沁沁例外,此次出游,她几乎昏睡未醒,车上睡自不必说,晚上天一黑,她就钻进帐篷倒头大睡,早晨刚起床,早餐还未煮熟,她又入梦乡,活脱脱一个睡美人。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可恶的是,太阳伞下她的平卧姿势是那么美,弄得我们那几个未婚小伙子魂不守舍,轮番地说犯困,放下球不踢,要去她身边躺一躺,弄得我们的比赛成不了体统;或者假装海水太凉,一小会儿就要跑上岸,去沁沁的睡姿旁坐一坐。可怜的男孩! 

  三、赶海之歌

  老赵、小小、湄湄准夫妇、长工等人,参加完翡翠岛独有的、刺激的滑沙运动,唱着“你是风儿我是沙”回来,大家正惬意着,只见西风舞着他那蜘蛛般的双臂,迈着一双瘦长的马腿,从水里向大家狂奔过来,走近后,他神秘地说发现了蛤蜊,我们赶海去!同时他展现了摸到的几个战利品,一看他手里那几个硕大的蛤蜊,大家象充了电似地往海里跳,个个如同拙劣的水上芭蕾表演者,头只往水里扎,两只脚在水面上乱蹬,特别是湄夫,第一次参加活动,有表现欲,两只粗壮多毛的肉腿,在空中一张一合,间或还前后蹬一蹬,满象回事儿。 

  大家正勤奋地工作着,突然有人在岸上冲我们嚷嚷,不好!是管理人员不让我们摸蛤蜊,我们马上转入地下工作,先用脚在海底探索,再悄悄地扎下去摸,摸到后立即交给一号交通员湄湄,湄湄把蛤蜊统统藏在她游泳衣的乳沟处,然后游向二号交通员沁沁(她也忍不住从白日梦中振奋起来直奔水里,听说中午吃蛤蜊大餐),将战利品安全转移到沁沁的乳沟(据此,西风给我们中午吃的蛤蜊大餐命名为“乳香蛤蜊”),沁沁再游到我们的731号临时走私船边(笔者带的充气式游艇,可载重170公斤),爬在船舷上假装与船上的西风亲热,火速把蛤蜊装入藏在船中的防潮垫袋里,西风等“货”装得差不多了,就奋力摇浆,将走私船划到岸边,然后高举起走私船,象一个大猩猩似地,摇摇摆摆地走回大本营,把蛤蜊倒入藏在帐篷里的水盆中养着,让它们吐沙。接着再把731号拖回海中,继续劳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