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通过即登录,未注册手机号将创建木鸟账号

忘记密码?
! 请输入 ×
总看樱花,你烦不烦
2018/3/28 8:14:45  评论(0)  阅读(21833)  

在每年的三月份的春天,微博上就是连着一片:武大的樱花开了吗?武大今年什么时候开放?我们去武大看樱花吧?结果16日武大刚刚开始樱花节的时候,现场就是这个样子的,拍照只能仰拍,因为树下都是人……


你们都去武大看樱花,而我偏偏去中山大学看杜鹃花。为什么呢,因为我去广州出差而不是去武汉出差。

这次是周末突然通知我周三出差,去广州

因为临时在广州出差,而且要待三四天,不知道工作会完成的什么程度,如果完成的不好可能要多待些时日,如果工作完成的顺利,我可能会趁这个小小的机会游览一下广州。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去广州出差,对整个城市的陌生感,使我并不想住在千篇一律的宾馆里,而且可能出差一周,需要洗衣服做饭工作,住在像家一样的民宿里也更方便。所以我在木鸟短租app上订了一间广州的民宿,体验一下广州本地人的生活。

我到了广州,着急和这边的同事说工作的问题,下了高铁之后,我就给房东打电话,问清了定的民宿在哪里,我打了个车就杀过去,到了楼下我才发现,我居然订的是一个独门独院的民宿?太夸张了吧。正在犹豫着是不是这家,房门突然开了,房东确认了身份之后,我就明白了,我真的是订了一间独门独院的民宿。

房东阿姨刚要和我说什么,我就说我有事,就匆匆忙忙地放下行李就走了。

和这边分公司的人见过面之后,我才回到了我可能会呆一周的民宿。我听房东阿姨说,这片区域是广州唯一有小桥流水的古村落,这个房子本来是一栋老民房,但是经过设计师的设计之后就开放成了民宿,广州有名的蚌壳屋也在我们附近的小巷里。阿姨问:“你是不是也是文艺青年啊,我看来这边住的都是绑着辫子的文艺青年。”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是来出差的,因为对广州不太熟悉,误打误撞的订了这间民宿,哈哈。”阿姨也开心的笑着说:“那可是稀奇,哈哈。”

在这几天我白天和分公司的同事们谈工作,有的时候很晚才回来洗漱休息,即使回来了,我也是在中庭的沙发上敲电脑接着工作,也没有时间看看房东阿姨说的蚌壳屋到底是什么样的。就这样忙了四天之后,我和这边的同事才把工作忙完,但是怕突然什么问题,我决定在广州多呆一天,一方面好好看一下这个城市,另一方面就怕万一工作出什么情况我也能及时过去沟通。

于是在广州的最后一天我便去了中山大学看杜鹃花。据说,早在距今五十年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沿着小路从东区学生宿舍走向图书馆,经过学校办公大楼背后,这时就看到满山坡的红、白、紫、粉四色杜鹃花,红色最多,其他颜色点缀其中,像火海中闪烁着颗颗白、紫、粉的钻石,十分震撼,煞是好看。修建新图书馆把这里的杜鹃花去掉了四分之三,余下的依然壮观。

管理学院后方有一片杜鹃,其中还有两色混合的。

生科院蒲蛰龙像周围种有杜鹃花。杜鹃花花期不长,比不上簕杜鹃。中大西湖边有棵簕杜鹃非常红火。???????

漫步在中山大学里前后的一个半小时,看到鲜艳杜鹃花,古老红楼,糜烂落花,如火木棉,热烈紫荆花……尽收在镜头下。

简单的在外面吃了一口之后,回到民宿度过最后一个广州之夜,我在二楼的大露台上看广州的星空。看房东阿姨在露台上养的花花草草。

临走的时候,我从外面买了一束花,换到了房间的花瓶中。


有时候觉得人就像是一个人就像一个陀螺旋,陀螺旋只有一个底座的时候,能自由自在地旋转,倘若变成两个底座,陀螺旋就再也不是陀螺旋了,无论怎么使力,都无法转动了。而陀螺旋的底座,就如人生的目标,只有一个目标的时候,人往往能轻松地自我折腾,才能扶摇而上九万里。

维特根斯坦自由地吼出“度过了美好的一生”,司汤达骄傲地放言“活过,爱过,写过”。维特根斯坦和司汤达的豪放言语,毫无夸张。而今,我正当青年,当然不可能很快断定“我就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但是我正在努力的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