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通过即登录,未注册手机号将创建木鸟账号

忘记密码?
! 请输入 ×
上海虹镇老街的风云往事
2017/12/4 16:20:34  评论(0)  阅读(1613)  

出于对风情上海的浓厚兴趣,我翻阅了大量这个城市过去的资料。从百乐门的莺莺燕燕和上海滩黑帮波云诡谲的历史里,我无意间寻到了一条老街巷,它就是虹镇老街。???????

虹镇老街坐落于上海市中心虹口区,黄浦江从东蜿蜒而过。老街面积90万平方米,曾居住逾1.38万户人家,人口密度高,居住条件简陋,曾是上海中心城区最大的棚户

如果说杜月笙和青帮是上海滩上层阶级的黑色符号,那“虹镇老街”和小阿飞就是这个城市底层人民顽强生活的缩影。为了更近距离的体会这种文化,8月中旬,我在森哥的陪伴下丈量了那条街道。

那是一个酷暑刚消的下午,我们从东方明珠旁边的民宿家里出发,十几分钟就到了老街的入口。当然,如今改造后的老街并不好辨认哪里才是从前的路。沿着高楼大厦后面的一条小径向前走200米,一拐弯就神奇的出现了一条小街,街边到处都是菜的小贩。开着卡车的西瓜贩子已经在叫喊着南汇的8424西瓜;还有和我年纪相仿的小伙子,戴着金链子,打着赤膊,展示着他胸口的老虎,拿着我常在《荒野求生》里看到的小刀,卖菜。

我们向前走着,不一会儿后面就传来了争吵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卖青菜的和买青菜的讨价还价吵起来了。两个人操着不同的口音吵架,很有意思。森哥说这些有的是老街的后人,有的是外地打工仔,他经常从这些人的菜摊上买菜,“一个个看起来急哄哄的,但其实都是善良本分的老实人。”

森哥不是本地人,但已经在这儿生活了8个年头,他对这片土地曾经发生的故事兴致盎然,也正是因着这份热爱,他才在上海大学毕业后又留在这个城市生活。先是做程序员,后来觉得无聊便开始做民宿,就在东方明珠附近租了几套公寓,让设计师朋友帮忙装修,就这样成了短租房东。

(从森哥的民宿向外看)

来之前,我在朋友推荐的木鸟短租网站上找附近的民宿,恰好选择了他,他的民宿离虹镇大街很近,离现代化的东方明珠更近,这种位置正合我意。除此之外,还因为他也是一个资深的“老上海迷”,我在订房的时候,留意到木鸟短租上有一个地主之谊的功能,那上面有房东的简单兴趣介绍,森哥的介绍是:上海迷、旧文化爱好者。而去了之后,聊过天才知道虹镇老街也是他很感兴趣和常去溜达的地儿,更开心了,所以就约好了一起来老街。

言归正传,我们继续往前走,10分钟后来到了森哥要领我去见的宏伯家门口,宏伯今年76岁,世代住在老街,他脸上皱纹横生,但精神矍铄,身体一看就很健康。森哥没事就来这条街上转,早就跟宏伯熟了,这次也是提前说好了过来让他老人家给我讲讲老故事。简单的问了好,我们把在来的时候路上买的西瓜掰开,递给宏伯一块,然后坐在门前的凳子上开始聊天。

“虹镇老街流氓窝,小孩子不要进去。”宏伯说,这是80年代上海其它地区父辈们普遍对孩子的严厉教导。我问为什么,他说主要原因是当时此地居民的身份。

在那个年代,虹镇老街地区居住着相当数量的江北“移民”。因为文化程度不高,生活习惯较另类,江北人在旧上海最遭人白眼。因为躲避战乱或是其他原因,江北移民来到虹镇老街,搭起一间间草房子,竹篱笆,木头梁,泥糊砌墙,顶上铺一层芦苇茅草。搭这样一间房子只需要几十元钱。“再穷的人,在这里都能活下去。”

到了1980年代,虹镇老街已发展到棚户堆叠相连,形成壮观的“滚地龙”。宏伯说那时候有句老话:“不要和滚地龙里厢的人打架”。因为,虹街人只要招呼一下,会一下子召集到几十条汉子。但从他嘴里,这些汉子并不是凭空闹事的流氓之辈,而是一群有血性的护家好汉。

“曾经其他地区来了一大群凶神恶煞的流氓,企图占领虹镇老街。虹镇老街地区有很多弄堂,为了捍卫尊严和家园,每个弄堂口都站有一个赤裸上身、手持器械的汉子把关,并放话给“入侵者”:有本事就进来。”

最终,在虹镇汉子们的威慑之下,入侵者纷纷退去。没过多久此事就传遍了坊间,自此再也没有人敢打虹镇老街的主意,老街的江湖地位更加稳固。讲到这里,宏伯眼里闪着晶莹的光芒。他没说这群汉子里有他,但能从那种眼光里,我读到了一种身为虹街人的自豪。

回去之前,我和森哥到虹镇老街的尽头,忽然明白为什么这个曾经最大的“棚户区”会被拆除改造那时候的虹镇老街虽然是全虹口区最脏最乱最差的地方,但地段极佳,有着极大的开发潜力。我向东看去,认出那个虹镇老街尽头的楼盘是温州人开发的摩登现代的楼宇闪着冷酷的光而这华丽大楼的背面就是虹镇老街。

???????

百年间风云变幻,如今的虹镇老街几乎难寻踪迹,也只有森哥和宏伯这样的人仍在坚持诉说和倾听着它的故事。遥想十年前,容膝之安、弹嗽相闻,人与人之间,以如此紧密的方式连结在一起,超乎很多新生代的想象

回头看,这种生活方式,更像是一个部落。我很喜欢,也感谢森哥,愿我们以后能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去领略上海的风情往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