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通过即登录,未注册手机号将创建木鸟账号

忘记密码?
! 请输入 ×
探寻八旗子弟的京城遗迹
2017/11/27 17:23:59  评论(3)  阅读(1719)  

要去北京 日夜颠倒地感受它的存在

要去姚老师的酒吧 吃份肘子就蒜喝啤酒

在冬夜午时后自行车 穿梭在冰凉沉默的胡同里

和提着鸟笼遛弯的大爷操口京片子唠嗑

要在凌晨三点出门 大柳树的鬼市探索宝藏

......

———题记

凌晨三点,昊哥稳稳地驾驶着从老家开来的老式捷达车,我坐在副驾上抽着烟。从百子湾出发,15分钟后沿着公路大柳树市场招牌拐入可能是因为处于深夜,这里的喧闹有所克制,即使已有了影影绰绰的亮光,但四下依然安静

再往里开,车进不去了。把车停在满布着小面和金杯的路边空地上,拿着下午专门买的手电筒,随着人流绕行进然后和着灯光的人声渐渐传入耳中,传说中的鬼市”就到了

昊哥是我来北京入住民宿的房东,戴着一副窄窄的近视眼镜,话不多,25岁的人却有着青瘦冷削的少年感。他是一个地道的京漂儿,5年前来北京做码农,后来觉得“没意思”,转行做起了民宿生意,租了几套民居改造成自己喜欢的风格,放在木鸟短租的网站上租给来京的有缘人。

昊哥的民宿

我俩缘分算深,在一个共同喜欢的民谣歌手论坛里认识,聊过后觉得人很不错。正好这几天赶上我来北京出差,便直接订了他的民宿,相见之后果然一切如意,昊哥又讲义气,知道我一直想去“鬼市”,便约好了今天带我来。

所谓的“鬼市”,并非恐怖故事里的闹鬼之地。这里的“鬼”是指假东西、来路不明的物件儿。昊哥说北京城清朝末年“鬼市”最盛,据说是辛亥革命后大清帝国终结一些从前养尊处优的王公贵族,八旗子弟,没了生活来源,不会种地,也没有什么手艺或一技之长来糊口,就靠着变卖几辈子积攒下来的家产来勉强度日。但好歹过去是皇族,觉得见天交易变卖家产丢人,所以趁凌晨两三点钟出来摆摆摊儿这样谁也看不见谁,于是就有了这鬼市。后来又有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把偷来的东西趁天黑卖出,引来了很多古玩行家经常来这儿拣漏买些便宜。

以前京城的“鬼市”有好几处,但随着城市改造逐渐消失,就剩下这在“地下交易”声名鹊起的大柳树鬼市,着首都的东四环,北边百子湾南边欢乐谷,而昊哥的民宿就在百子湾,所以来这儿很方便。

说回这鬼市,只在每周三凌晨3点开市,数千辆车从京郊、河北、河南、天津张家口等地来。古董、电子产品、老物件、日本玩具、文房四宝、玛瑙玉器,可以说除了毒品、军火、人口之外,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淘不到的。也就是这个时候,平日里像农村集市的大柳树市场摇身一变,成了时尚复古的交易大party

已经入,夜里气温很低,我们这些淘货的和卖货的都穿上了灰扑扑的厚外套,在狭窄的走道里彼此磨蹭着。买家全都低着头,眼神专注地逐一扫过昏暗光线中的旧货。再看地上,一块不足3平米的破旧毯子上挤满了的各种新老物件儿,成堆的陶瓷壶堆前围着几个打扮入时的年轻人,还有看起来很小的女学生,开着苹果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打量着真假难辩的“古董”货。

再看相邻的摊子,一堆机械手表摆满了地,这些表要么没有表链、表蒙子,要么干脆就不走字儿。旁边几串要价2800块的手串旁边,摆着的是两双10块钱您全拿走的旧尖头皮鞋 这些南北不搭,来路不明的旧货,就这样成就了独特的京城文化,诉说着最后一批八旗子弟的落魄故事。

有不少人拎一只大旅行袋,操着天津、河北口音询问买不买旧手机,还有问价讲价的,热闹极了。一个老卖家告诉我,鬼市的物品价格从十块二十到一万两万不等,要是实在喜欢一定要及时下手,因为鬼市不是超市,也许你逛一圈回来,东西就不在了。”另一个卖家告诉我,以前这儿可是不允许讲价的,现在“生意不好做,世道变了。”

来鬼市除了见识不同的“旧”和“奇”,还有各种各样的段子可以听。因为鬼市的交易是不能反悔,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到手不再易,所以以前还真有卖军火的。卖主提着一个木头锯成的玩具手枪,涂成漆黑色。卖主抱着看,叼着烟,坐等着买卖来,有人想买,不能看货,亦不能验货。卖主会把肩上的褡裢放下,让你伸进手去摸,去卸,去怎么弄都行,但就是不许你拿出来,最后讲好价钱,一手交钱,卖家一手连褡裢都交给你,转身就消失在半明半暗半夜里。“据说汪精卫刺杀摄政王的炸弹没响,那炸弹就是在“鬼市”上买的,走了眼,让人给蒙了。”

我边听着各种鬼市奇闻,边留意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这的果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穿着很老派的学究老者,有抱着吉他的文艺男青年,也有烫染着头发,打扮入时的时髦美女,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昊哥给我讲了他去年接待的一位房客,那是一位在女方父母重压下不得不与相恋4年女友分手的可怜人。这个男孩家在成都,独子,女朋友家在北京,大学毕业后分开。在女友父母的强烈反对下,他们的异地恋苦苦坚持了1年,但去年秋天的一个午后,女朋友还是在电话里说了分手。

那个男孩家里不富裕,这可能也是他不能得到女友父母认可的主要原因。分开后他甚至不敢再去看一眼心爱的女友,不过两个月后还是选择了去北京一趟,“哪怕不见她,再感受一下她生活的城市也好。”

男孩通过木鸟短租订了昊哥的民宿,在接待他的当晚两个人喝了不少酒,相谈甚欢。后来男孩说他想来“鬼市”碰碰运气,“万一自己不小心买到古董发了财,说不定她父母就同意了。”男孩半开玩笑的对昊哥说,但那种落寞的样子,让昊哥觉得“很难受”。最后,那个男孩花了120元从鬼市买走了一个玉镯,还有一把不知道谁用过的破吉他。

对了,今年春天,他还给昊哥寄了成都特产......

听着看着,逛了好大一会儿。天越来越亮,我抬起头,看着天上一弯月亮慢慢变淡,这天一亮,鬼市也就要散了。我和昊哥拎着淘来的几个旧物往回走,而这活生生的众生夜行相,也当真值得一看再看。

谢谢昊哥,有机会再来。(完)



)